三九四九 凍破碓臼


  

□朱殿封
  從小寒到穀雨,4個月8個節二十四候,古人在每一候內開花的植物中,挑選一種花期最準確的植物代表這一物候,稱之二十四番“花信風”。小寒有三候:“一候雁北鄉;二候鵲始巢;三候雉雊。”
  “小寒大寒,滴水成冰”“三九、四九,凍破碓臼”。
  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説:“小寒,十二月節。月初寒尚小,故云月半則大矣。”由於2020年農曆閏四月,所以小寒節氣不在農曆十二月,而是在十一月二十二日(陽曆2021年1月5日)。
  小寒是冬季的第五個節氣,三九、四九處於“兩寒”之中,北方地區土壤冰凍,河流冰封,白雪皚皚,是全年最寒冷的時段,説是冷到極至也不算誇張。這時節,風刀子將冷空切割成條條縷縷,麥苗、枯葉上佈滿嚴霜,老磚井清晨噴吐着嫋嫋白霧,土路面凍裂出一道道裂璺,房檐下倒掛着晶瑩剔透的冰凌。田野裏走獸隱藏少動,枝頭上鳥兒藏頭縮脖,庭院裏雞鴨蜷腿收爪,欄圈裏豬羊擁擠在旮旯。小寒節氣那叫一個:冷。
  小寒有三候:“一候雁北鄉;二候鵲始巢;三候雉雊。”意思是候鳥中大雁是順陰陽而遷移,小寒陽氣已動,大雁將避熱而北迴,且是老雁先行,小雁後隨,至立春後皆歸矣。留鳥喜鵲因感覺到陽氣而開始噪枝築巢,準備繁育後代。雉是野雞,文明之禽,陽鳥。雊,是雌雄同鳴,雉感受到陽氣的生髮而後鳴叫。《七十二候歌》曰:“去歲小寒今歲又,雁聲北鄉春去舊;鵲尋枝上始為巢,雉入寒煙時一雊。”
  小寒三候,以3只禽鳥説物候現象。二十四節氣七十二候中,有四候與大雁有關,分別是:雨水二候候雁北,白露一候鴻雁來,寒露一候鴻雁來賓,小寒一候雁北鄉。白露和寒露時鴻雁從北往南飛,小寒和雨水時鴻雁從南往北飛,“萬里人南去,三春雁北飛”。
  大雁是禽中之冠,被視為仁、義、禮、智、信“五常俱全”的靈物。雁有仁心,雁羣中總有老弱病殘,不能夠憑藉自己的能力打食,其餘壯雁便為其養老送終。雁有情義,雌雁雄雁相配,其中如有一雁病亡,另一隻雁便至死不再找伴侶。雁有禮儀,飛行中“雁序”從頭到尾依長幼之序排列,老雁打頭,壯雁從不逾越。雁有大智,落地歇息時,會有孤雁放哨警戒。雁之有信,作為候鳥,它南北遷徙從不爽期,至秋而南翔,故稱秋天為雁天。犬為地厭,雁為天厭,鱧(黑魚)為水厭,這三種生靈最是敏鋭機警。
  大雁,是節氣的信鳥哦!使人想起昔年蘇武被匈奴扣押19年,不忘故國,漢昭帝正是假借“鴻雁傳書”告知蘇武活着,被押北海(今貝加爾湖)牧羊,破了匈奴單于的謊言,放回了蘇武,成為千古佳話。後來人們將信使、投遞員比喻為鴻雁。
  喜鵲是民間的報喜鳥、吉祥鳥。《開元天寶遺事》記載:“時人之家,聞鵲聲皆以為喜兆,故謂靈鵲報喜。”所以,許多人家在自家房前屋後種植高大樹木,期盼喜鵲前來築巢居住。王建《祝鵲》詩曰:“神鵲神鵲好言語,行人早回多利賂。我今庭中栽好樹,與汝作巢當報汝。”唐朝五代時,有一首民間創作的《鵲踏枝》,寫閨中少婦與靈鵲的對話,以喜鵲寄託相思:“叵耐靈鵲多謾語,送喜何曾有憑據?幾度飛來活捉取,鎖上金籠休共語。比擬好心來送喜,誰知鎖我金籠裏。欲他征夫早歸來,騰身卻放我向青雲裏。”
  至於雉——野雞,《尚書》中説:“高宗肜日,越有雊雉。”説是商王武丁舉行肜日的祭祀時,有一隻野雞飛落祭祀的鼎上鳴叫。商朝以鳥為圖騰,野雞飛到祭祀現場鳴叫,對商朝而言意味着祖先通過野雞對他們發出警告。而後,大臣祖已勸説武丁要修德修政,關心民眾疾苦,多為人民辦好事。後人把野雞鳴叫視為變異的徵兆。
  從小寒到穀雨,4個月8個節二十四候,古人在每一候內開花的植物中,挑選一種花期最準確的植物代表這一物候。《呂氏春秋》説:“風不信,則花不成。”花開前會有風先來報信,人們把花開時吹過的風叫做“花信風”,意思是帶有開花音訊的風候。一年二十四番花信風,梅花最先,楝花最後,經過二十四番花信風,以立夏為起點的夏季便到來了。小寒三候的花信風分別是梅花、山茶和水仙。
  “小寒惟有梅花餃,未見梢頭春一枝。”梅花冷豔逼人,凌雪傲寒,最得文人雅士心。元代畫家王冕愛梅如醉如痴,自己種梅,作詩詠梅,又攻畫梅,造詣極高,自稱“梅花屋主”,被時人稱為“梅痴”。宋代詩人林逋隱居西湖孤山,植梅養鶴,與梅花、仙鶴作伴,一生不娶不仕,自謂“以梅為妻,以鶴為子”。許多人拿梅花當禮品送與好友:“江南無所有,聊贈一枝春。”以梅言志,“梅花香自苦寒來”,以梅喻人,“三九嚴寒何所懼,一片丹心向陽開”,更是對人最好的讚譽了。
  山茶“獨放早春枝,與梅戰風雪”,它幹美枝青葉秀,花色豔麗多彩,花姿優雅多態,氣味芬芳襲人。它“葉硬經霜綠,花肥映雪紅”,它耐寒傲雪,蓋冠羣芳,花期從十月到翌年五月,“雪裏開花到春曉,笑迎枯草吐翠時”,頗有愈挫愈勇的風骨。李漁説它“具松柏之骨,挾桃李之姿”。
  水仙飄逸無俗氣,唐明皇曾用金玉七寶製作盆子,裝了紅水仙,賜給“卻嫌脂粉污顏色”的楊貴妃叔父的女兒(一説是楊貴妃的親姊姊)虢國夫人。夠豪華的吧?宋代詩人黃庭堅酷愛水仙,稱它為“凌波仙子”,“含香體素欲傾城,山礬是弟梅是兄。”宋代詩人姜特立則説水仙:“清香自信高羣品,故與江梅相併對。”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